加拿大华人论坛 加拿大新闻梦醒天安门:鲍彤逝世,软禁一生的“罪犯编号8901”



在加拿大


梦醒天安门:前中共总书记秘书鲍彤逝世,软禁一生的”罪犯编号8901”

“顺党者生,逆党者亡,从来都是如此。”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已证实于2022年11月9日,90岁高龄病逝。鲍彤与赵紫阳都是中共改革派的代表人物,1989年天安门学运时,鲍彤因为反对武力镇压、同情学生立场而遭到中共内部权斗整肃,被无预警逮捕后送入秦城监狱,罪犯编号”8901”,成为当时第一个最高级别的政治犯。尽管1996年刑满出狱,但鲍彤仍被软禁于北京、长年处于监视之下,直到晚年离世。

鲍彤出生于1932年,祖籍浙江海宁,在上海成长、就学。1949年正值国共内战的动乱之际,就读上海南洋中学的鲍彤担任学校的学生会主席,并且和许多当时追求社会进步的青年学生一样,在号召改革的思潮下选择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往后鲍彤的人生,就一路进入到中共组织部里,也历经了文化大革命的下放时期。

熬过文革的疯狂,1976年之后鲍彤仍在党内活动,转任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政策研究室等职位,1978年邓小平提出著名的改革开放之后,中国政治经济的风气有所不同,鲍彤也就在这样看似”焕然一新”的背景下,在1980年被任命为国务院总理赵紫阳的政治秘书。

当时的中国,正是由”三驾马车”拉出的时代新幕——掌握军权枪杆子的邓小平、政治上要拨乱反正的胡耀邦、以及推动经济改革的赵紫阳——尽管这个时期被外界认为是中国展露自由曙光、最接近自由改革的时刻,但中共权力内斗与派系矛盾,仍使得中国政治走回旧时代的老路,也种下了后来在面对天安门民主运动时的悲剧因子。

因为1989年胡耀邦之死,掀起了北京天安门广场的一系列抗争和示威集结。做为中共自由改革派的代表,赵紫阳与鲍彤对学生的诉求和示威表达同情,然而当时广场上的学生,可能也无法看见事件背后最深的一层:中共正处于邓小平与改革派赵紫阳、反改革派陈云的激烈派系斗争,六四事件就成为中共元老的角斗场。

同情学运的赵鲍二人,被邓小平视为政治路上必除的阻碍,在1989年5月19日清晨,赵紫阳亲赴天安门广场向学生温情喊话,呼吁众人结束绝食回家,”你们要冷静想一想今后的事,有很多事情总是可以解决的…希望你们早些结束绝食,谢谢同学们。”赵的最后劝说无用,却也是赵紫阳最后一次在世人面前讲话——不久后赵紫阳就被软禁,邓小平亲手封杀改革派的势力。

赵紫阳消失在权力的舞台后,做为贴身秘书的鲍彤也无法独善其身。1989年5月28日,鲍彤在北京被无预警逮捕,在没有罪名、甚至也没有逮捕令之下,送入专门关押政治犯的秦城监狱,当时鲍彤的罪犯编号是”8901”,推估应该是1989年的第一个秦城政治犯,而就鲍彤身为中共中央委员和总理政治秘书要职的身份来说,也是当年最高级别的政治犯。

鲍彤被关期间,先后被免除了中央委员职务、党籍也被开除,1992年又以”泄露国家秘密罪和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处鲍彤7年有期徒刑。直道1996刑满获释,鲍彤仍被软禁于北京的住所,持续到晚年离世。

赵紫阳、鲍彤先后被软禁,中共改革派势力的政治路也走到了尽头,最终无法阻止六四天安门广场上的镇压惨剧发生。此后邓小平的权力愈加稳固,鲍彤2018年在接受李南央(前毛泽东秘书、同为改革派的李锐之女)替《纽约时报》的专访时说道:

很多人都认为邓小平那样干是要保党、救党,所以要镇压学生。这是个误区。

保党,不对!邓小平是要保他自己,保证他死后中国不出赫鲁雪夫,让他身败名裂。为了这一点,即使把党打得稀巴烂,用党的名义向老百姓开枪,他也在所不惜。就是这么个问题。“六四”是邓小平为了他自己的利益,由他个人决定,由他个人发动的一次以群众为对象的军事行动。

鲍彤始终认为,邓小平就是趁着天安门学运借机搞垮赵紫阳,从而巩固自己的派系,也避免了重蹈苏联批斗前朝元老的老路。鲍彤虽然长期遭到北京当局软禁,不过不时仍有机会向外媒表达意见,某种程度上是一种”优遇”;鲍彤也透过外媒的专访,除了天安门事件的回忆之外,也对时政发表迂回的批评。

例如2012年鲍彤接受《德国之声》的访问,就直言中国应该参考台湾民主化的经验,陆续开放党禁、报禁,逐步走向民主改革。“我主张和平改良,我反对革命。中国两千多年以来,没有一次革命是成功的。…革命让全民付出代价,结果是以暴易暴,对劳苦大众有什么好处?”

“开放党禁和报禁,打开总闸门,活水所到之处,一切皆活,好整以暇,从容不迫,水到渠成,有条不紊,用不着害怕什么暴民政治无政府主义,也用不着去支付这笔学费那个代价了。”

对中国和六四的批判,加上鲍彤身份的敏感,每逢六四周年的时候,被软禁的鲍彤就会”被旅游”,强行由官方带离北京。一方面显示了中共的严密防堵和掌控力,另一方面却也透露出中共对于旧朝元老、天安门事件的心理忌惮。

尽管鲍彤曾经冀望中国还有改变的机会,但是在2019年六四天安门30周年时,鲍彤向《自由亚洲电台》如此表示:

“六四以后,中国的改革就死掉了,政治改革也死掉,经济改革也死掉。”

自由改革的梦,在天安门后已经破碎。鲍彤的一对儿女鲍朴、鲍简,皆已离开中国定居生活,关于鲍彤的生活动态,也常常是透过Twitter、以及鲍朴的第一手讯息对外透露,鲍朴也是在Twitter上对外证实:”先父鲍彤,恸于2022年11月9日7时08分安然离世。距生于1932年11月5日,享年90岁。”

在鲍彤逝世后,目前中国的微博”鲍彤”是无法搜寻的屏蔽词汇,微信上也只能找到无关痛痒的历史旧文,而中国当局并未发表任何看法。



 ·加拿大留学移民 请教各位大佬,入加籍以后,用中国护照和美签进入美国,可行
 ·小学教育 kindy的娃有必要上I can read嘛?
·中文新闻 据称,一名男子开车撞倒老年妇女后逃跑,导致她在黄金海岸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