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华人论坛 加拿大新闻在国外“反向留学”:中国人习惯抱团 认不全班里同学



在加拿大


南安普顿大学的研究生林深彻底领教了中国人的“势力”。

今年6月份,他从南京传媒学院新闻系毕业后,去英国读一年制硕士,专业是全球媒体管理(简称GMM)。来了才发现,一个专业有几个班,中国人占到90%,剩下的10%可能是印度人和阿拉伯人。

批判思维练习课上,全班约40名同学分组讨论。林深像往常一样和几个要好的朋友组在了一起。在这个中国人占比达90%的课堂,一些小组会默契地用中文进行讨论。

“都是中国人在一起,说英语感觉很别扭,而且很多人英语也没有那么好。”林深说。

10分钟的时间里,有些小组侃侃而谈,更衬托出另一些角落的沉默。这堂课结束时,教室一下子安静下来。

这时,林深长舒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下来,课前几十页的英文阅读资料仍让他的头隐隐作痛。不过,大家心照不宣的是,小组轮流发言时,肯定由英语说得最好的那个同学来。

和林深一样,这些来自中国的留学生们习惯了抱团,他们一起搭航班、打车、在学校附近租房……他们也自我调侃为“反向留学”。

课堂上大部分都是中国人。 图/受访者提供

1一年制硕士可“弯道超车”

林深也想过,为什么专业里英国人很少。

一段时间后,他发现,英国的人工比较值钱,即便只读职业技术学校,赚的钱也不比在办公楼里面的白领少。路过学校附近的工地时,他发现工人们每天是开车上下班的。

读大学时,林深曾有过几段实习经历,感受到了国内求职的“水深火热”。比如,很多工作都要求硕士学历。即使将门槛放宽到本科,到了面试时,竞争对手仍然是硕士居多。

他认识的好学生不少,不乏本科毕业于厦门大学、吉林大学的985高材生,但最终很多人因为考研失败,决定出国。

在林深看来,用一年的时间换一个国外高校的硕士文凭相当于弯道超车。想了想,他又感叹道:“说到底其实还是,现在你没有学历,工作太难找了。”

相关数据显示,2022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报名人数457万,比2021年增长80万,增幅为21%。而今年录取人数约为110.7万,录取率只有24.22%。与国内考研相比,申请国外高校研究生相对容易。

今年初,英国高等教育统计局(HESA)发布的大学入学数据显示,在2020/21学年,32%的非欧盟学生来自中国。中国留学生是除欧盟以外,在英留学生数量最大的群体。

这和徐慧的直观感受比较符合。

她发现,由于英国硕士大多只需要读一年,很多中国家庭选择花重金让孩子来英国镀金。相反,由于学费很贵,且学生大多自己付学费,所以英国人只读到本科的是大多数。

留学生汤汤告诉九派新闻,相较于考研,双非学校的同学也可以通过申研进入国外知名高校就读。例如,伦敦大学学院教育学会愿意给双非学校的学生更多的机会,而其他更热门的专业的中国学生基本上全是来自双一流院校。

傍晚街景 图|受访者提供

2中国人被动“抱团”

而在英国生活了一年,徐慧感觉到很多东西在发生变化。她本科社会学老师曾说:“你一定要变得包容一点,不然你会过得很累。”

走在英国的大街上时,徐慧的周围经常有学生成群结队地路过,说着和自己完全不同的语言。她努力融入不同的文化。而在跟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交流后,徐慧也逐渐明白了这些人的行事逻辑。“我自己的心胸也变得更开阔,可以多原谅一些。”

但林深明显感觉,中国人被动地“抱团”在一起。在公寓的第一天,他教一名印度留学生使用洗衣机,但是现在双方见面也只是打个招呼,都不会想着一起约个饭。

“跟国内也是一样的,上完课就走。可能你上一学期课也认不全班里的同学。”他想,大概不同的文化圈子也隔离了彼此,“通常就是中国人和中国人玩,印度人和印度人玩。”林深说。

林深所在的校区在温彻斯特,位于英格兰南部,也是汉普郡的行政中心。在没课的时候,他也会去四处逛逛。

在他的镜头中,水石书店(拥有40年历史的英国最大连锁书店)坐落在马路一侧的中央,充满智性与美感。行人脚步匆匆,两侧优雅的建筑无声诉说着这个城市的历史。

水石书店所在的街道。 图/受访者提供

在南京上大学时,林深通常不会选择周末去旅游,但“英国很小,去伦敦大概一个小时的火车就到了。如果你有时间,你就可以到附近城市。出去玩的欲望会更加强烈一点。”

和林深一样,闲暇时间,留学生汤汤也会在英国各地旅游。开学第二周,她就去了大本钟伦敦眼,还去了海德公园追日落看天鹅,感受特拉法加广场的人山人海。

当然也有汤汤没有预料到的,比如地铁上没有无线网,没办法像在国内一样玩手机,只能和朋友发呆或者是聊天。她还发现,英国人过马路不怎么看红绿灯,经常横穿马路。“开始的时候我会有点害怕和担心,但后来我就加入了他们。”汤汤调侃道。

远处一群白鸽飞过。 图/受访者提供

3“水”不“水”看个人

在英国,一年制硕士一般分为三个学期进行,每学期时间在三个月左右,“前两个学期就是上课、写论文,第三个学期要写毕业论文。”

在上课方面,林深明显感受到了国外课堂与国内的不同之处。

在一门名为“批判思维练习”的课上,同学们围坐在圆桌旁,讨论性别、人种等话题。“全是这种问题,很开放,也不涉及什么理论。”林深说,讨老师会还会挨个跟学生交流。

汤汤感觉,这里跟国内最大的区别就是,没有太多来自老师的指令,万事靠自己,更自由。老师更多负责引导学生课堂讨论,大课小课讨论课,充分尊重学生的想法。

伦敦大学学院。 图/受访者提供

徐慧最大的困扰就是语言。在国内,即使雅思成绩考了7.5分甚至8分,去留学照样听不懂。“有时你和别人介绍自己是从英国留学回来的,如果对方突然对你说英语或者要你说英语,你就会突然‘尬’住。”

对于这个问题,林深有自己的办法——当全组都是中国人时,讨论就用中文,但跟老师交流还是英文。轮到小组代表发言,“每一次就会选英语最好的那个。”

阅读英文文献同样让他觉得有些吃力。他每周都有阅读文献和资料的要求,全都是英文,“你看的话,那也不一定看得懂是吧?”

也正因此,一年制硕士往往被评价为“水硕”。

“水还是不水,其实也和个人有关,如果你认真学的话,那种还是辛苦的。”林深评价。

对于水硕的现象,徐慧总结过原因。她在英国就读的学校经常遭遇教师罢工,一到这种时候,学生就出去玩。尤其是春天以及复活节假期。

当罢工和春天碰在一起,她所在的城市里就基本看不到什么中国留学生。这些学生都散落在了欧洲各地。

她也认为,这与国外的评价机制有关。例如,在英国硕士达到50分算及格、达到60分算良好、达到70分算优秀。“其实60分在英国其实是一个还不错的分数,如果晒成绩的时候你有70多分,你会觉得自己真的太厉害了。”但在国内,这些都算低分。

英国千年古城巴斯 图|受访者提供

高考完以后,汤汤曾得到去到法国公派留学的机会,但因为对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的热爱,她选择留在了湖北省的一所双非院校。本科毕业时,她又放弃保研,选择出国。在英国的校园里,她看到了许多不同的人。有人海外本科毕业,也有一些已经工作了好几年再来读研究生。

“人各有志。”她想,水学历和认真读书都是个人的选择,没有好坏之分。

(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九派新闻记者 武菲菲 实习记者 湛泽梅 张玉霖 向金莉



 ·加拿大留学移民 请教各位大佬,入加籍以后,用中国护照和美签进入美国,可行
 ·新西兰新闻 Christopher Luxon态度转变:将退还住宿津贴
·新西兰新闻 奥克兰大叔网上撒礼券引诱女孩 不知赴约是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