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华人论坛 加拿大新闻律师:安省动用但书条款维护学生受教育的权利是必要的



在加拿大


《国家邮报》今天发表了埃德蒙顿律师Karamveer Lalh的评论文章,题为:“使用但书条款维护学生的权利是必要的”。

文章表示,安省政府正在援引复工法案中的但书条款,旨在对教育工作者实施一项集体合同,并避免罢工。尽管这将侵犯他们的劳动权利,但这样做是为了保护学生接受教育的权利。这是完全合理的:我们期望我们的政府认真对待我们的权利,但我们也期望他们平衡相互竞争的权利。

图源:ARTUR WIDAK/NURPHOTO

什么是权利?

Lalh在文章中说,几个世纪以来,政治和法律学家们一直在全面地回答什么是权利这个问题。一个有用的定义是,“权利”是社会中产生的一种期望,它支配着我们与他人和国家的关系。权利可以是获得的,也可以决定人们如何被对待。

他指出,一个常见的误解是,我们的“权利”来自宪章。早在1982年之前我们就知道什么是权利,在那之前我们当然也有权利。值得注意的是,《宪章》从未包括“劳工行动权”。相反,在2015年被称为“劳工三部曲”的一系列案件中,最高法院将这项权利写入了宪章第2(d)条。

《宪章》中没有具体列举的其他权利,如"卫生护理权"和"受教育权",但公民和政府都普遍认为这些权利是存在的。

文章中说,安省政府当然明白接受教育是一项权利,并根据这一期望采取行动。如果最高法院能够“解读”一项劳工权利诉讼,那么安省政府相信自己有权捍卫学生受教育的权利,也并非毫无道理。因此,使用但书条款是保护这项权利的一种适当方式。

有人认为,我们的宪法框架旨在促进立法机构和法院之间的“对话”。这一理论的支持者经常指出《宪章》的第一节,该章节指出,立法机构可以限制《宪章》中的权利,只要这些限制是法律规定下“合理的”和“明显公正的”。通常,可能侵犯权利的立法依赖于这一节而不是但书条款。

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谁来决定什么是“合理的”和“明显公正的”?在第1节的范围内,是法院。因此,法院是立法机关是否做了“正当的”事情的最终决策者。

然而,这种“对话”,就目前的结构而言,是相当片面的。它类似于主管对员工进行微观管理,以确保其工作达到主管的标准。这在司法体制中就足够了,但在民主体制中就不行。

相比之下,但书条款允许议会或省级立法机构以绕过司法审查的方式,取代《宪章》的某些内容。与“对话”理论相反,使用但书条款巩固了议会至上和民主监督的原则。

动用但书条款并非没有争议。加拿大人对政府侵犯他们的权利感到不安是可以理解的。因此,值得强调但书条款的两个特点:第一,它不能影响加拿大人至少每五年一次投票权的方式;其次,无论何时使用该条款,必须在五年内失效和重新执行。

这是确保加拿大人有机会选出有权延长该条款或使其失效的代表。归根结底,我们的政府要对选民负责。如果政府在权利平衡上出错,它可能会在投票中遭淘汰。法院不存在这样的补救办法。

至于安省政府的这个案例,重要的是要理解,通过使用但书条款,它是试图平衡相互竞争的权利。

安省教育厅长Stephen Lecce表示:“这项政府立法的目的是让孩子们继续上学……我们将采取一切可以利用的手段来避免罢工和中断,以及未来几周或几个月可能出现的任何问题。”

这一声明含蓄地表达了一项权利:在COVID-19大流行造成的多年中断后,儿童有权到课堂学习,政府有理由越过《宪章》的劳工权利行动,以促进受教育权。

安省以这种方式使用但书条款,是合法和符合宪法的,以表达选民的意愿。

安省立法机构的这种权利平衡,与魁北克省第21号法案的权利平衡类似。在魁省,政府声称,限制国家雇员的宗教表达,是为了适当地落实魁北克对政教分离原则的解释。

这不太可能是立法机构最后一次使用但书条款来重新框定竞争性的权利。在一个民主国家,作为人民意愿的表达,立法机构必须在决定权利如何得到平衡方面发挥作用。

文章最后指出,经民主选举产生的立法机关有时可能认为情况非常严重,有理由使用一种特别的工具来加速执行该意愿。它是否做出了一个好的决定将由投票箱决定,而不是由法院决定。



 ·加拿大留学移民 请教各位大佬,入加籍以后,用中国护照和美签进入美国,可行
 ·小学教育 kindy的娃有必要上I can read嘛?
·中文新闻 据称,一名男子开车撞倒老年妇女后逃跑,导致她在黄金海岸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