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华人论坛 加拿大新闻从不回收?大胆的营销尝试颠覆了一切



在加拿大


塑料制品的广泛使用,源于一场相当成功却又相当失败的营销活动。

上世纪50年代末,时任美国《现代包装》(Modern Packaging)杂志的编辑Lloyd Stouffer提出,业内人士“不应再考虑‘重复使用’包装,而应把重点放在单次使用上”。

辅之以大规模的广告营销,这一新概念成功改变了当时社会持续了50余年的反复使用塑料制品习惯。

它又无疑是失败的:这场不计后果的营销活动同时教会了消费者“浪费”二字。从那以后,约有83亿吨塑料制品生产下线,接着大多都在单次使用后变成了刺眼的白色垃圾。

塑料无处不在:热闹的都市里自然少不了它,马里亚纳海沟里甚至是火星上也能看见它的影子。而现在,塑料又化身为微粒,直接进入动植物和人类体内,为生态安全和人身健康酝酿着下一轮危机。

加拿大的困局

加拿大人一向自诩环保,但很不幸,我们对塑料的偏爱正在让日益严重的塑料灾难不断恶化——尽管加拿大占全球人口的比例还不到0.5%,但我们使用的塑料却占总体生产的1.5%。

以下是几个有关加拿大塑料垃圾的数据:

1 每年全国约产生330万吨塑料垃圾,而成功回收的比重仅有9%。

2 每年全国约有280万吨塑料垃圾被填埋:总重量与24座CN塔不相上下。

3 每年全体国民要使用150亿个塑料袋,每天要用掉1600万根吸管。

4 全国有三分之一以上的塑料用于生产一次性产品或包装。

加拿大不是一直在进行回收吗?怎么还会有塑料垃圾的危机?这就涉及到两个问题。

首先可以明确,加拿大确实对塑料制品进行了回收,但“回收”二字,指的是把塑料垃圾卖给发展中国家——大约5年前,加拿大几乎年年都能靠向亚洲国家贩卖塑料垃圾创收。而在2016年前,全国每年几乎一半的垃圾都通过邮轮漂洋过海来到中国,其中有价值的在当地得到妥善再利用,剩下的则变成了发电的燃料。

但在2018年初,中国宣布不再充当“世界垃圾场”的角色,直接宣布停止进口包括部分塑料和纸张在内的24种垃圾。好在加拿大早有准备,从2016年起就已经在亚洲寻找替代的“垃圾输出国”。

根据本国《环球新闻》(Global News)的报道,从2016年到2018年,加拿大对中国的塑料出口下降了98%,而同期对马来西亚的塑料垃圾出口却增长了10倍不止。但相较中国,地狭人众的马来西亚无法应对塑料垃圾的泛滥,于是便于2018年10月同样宣布停止塑料垃圾进口。紧接着,印度和越南也宣布了相同的措施。

亚洲给加拿大的信息很明确:我们不想要你们的塑料垃圾,而习惯于把垃圾扔给亚洲国家的加拿大,到现在还在克服这种戒断反应般的阵痛——曾几何时可以卖钱的“大宗商品”现在需要花钱才能运走,成了真正名副其实的负担,加拿大人长久以来“把塑料扔进蓝色垃圾箱就能拯救地球”的想法,直到新冠疫情之前才堪堪被广泛意识到只是错觉而已。

而结果是残酷的:除少数例外,超过86%的塑料垃圾只能被送往垃圾填埋场,与日俱增的塑料垃圾不断加重各个城市的负担,而一个又一个濒临破产的本国回收机构,也不断提醒着加拿大自己进行回收利用塑料制品的重要性。

2022年6月20日,加拿大联邦政府宣布了《禁止一次性塑料条例》,将不允许制造、进口、销售和最终出口6类一次性塑料物品,包括:

1 购物袋

2 半数以上有意向者年龄在36至60岁之间,家庭人数超过4人。

3 由不易回收塑料制成的餐饮用具

4 环形塑料固定圈

5 搅拌棒

6 吸管

该禁令将于同年12月生效,且为给加拿大企业提供足够的时间来过渡并耗尽其现有库存,自2023年12月起上述6种物品才将全面停止销售。

此外,政府还将在2025年前起禁止以上塑料制品的出口。根据加拿大联邦政府的说法,该禁令将在接下来的十年里从根源上减少超过130万吨难以回收的塑料废物,并减少超过2.2万吨的塑料污染。

那可回收的塑料制品呢?

BC省:回收模范?

在BC省Delta市某家回收工厂,一大批泛着光的灰色塑料珠正沿着生产线来回跳跃——在这里,曾经装过洗手液、饮料等液体的塑料瓶,在清洗干净后被磨制成颗粒,然后出售给买家,然后制造成新的瓶子。

Global News评价称,这就是回收的未来:并不是因为BC省的回收技术有多高级,重要的正是那些进行回收的主体。

在BC省,任何制造、销售、或进口那些最终可回收产品的企业,都必须付费来回收其产品的包装——简单来讲,就是谁创造了可能成为塑料垃圾的物品,谁就要负责到底:选择用塑料做饮料瓶是企业的自由,但回收自家产品的剩余包装就是企业的义务。

不只是塑料,根据BC省的《环境管理法》,生产商必须至少回收75%由他们生产的纸张和包装,否则将面临高额罚款。省政府每五年会对该比例进行审查,决定是否有必要提高该比例。

这一被称为“扩展生产者责任”(EPR)的回收模式自2014年相关省级法案生效后便一直在BC省顺利运行。相比于其他地区把回收的责任甩给市政府或纳税人,BC省也是北美唯一一个为整个回收系统提供资金和管理的省级司法辖区。在这一回收生态下,包括Apple Canada、Loblaw、Boston Pizza等近1300家公司联合成了了一个名为Recycle BC的非营利性组织,在全省开展住宅废物回收工作。

它的效果非常明显——在全国塑料垃圾回收率不到9%的大环境下,BC省的回收率在2019年就达到了惊人的69%,2021年更是攀升至75.9%。即便是在2018年几乎所有的亚洲主要国家都拒绝再进口加拿大的垃圾,对BC省的影响也微乎其微。

但这个回收系统也并不完美:企业的确应该承担回收的主要责任,但普通消费者的回收积极性却并未完全激发。

大胆的尝试

对于每个在BC省购买的易拉罐、饮料瓶和牛奶纸盒,消费者都需要支付0.1加元的押金——但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在无意间支付了这笔费用,而且当他们把可回收的空容器随手扔进蓝色垃圾箱后,这笔押金就永远也拿不回来了。

而且,在40%居民母语都不是英语或法语的BC省,什么时候有过其他语言的、与回收相关的营销作品?

而Hamazaki Wong市场营销集团近期与BC省回收公司Return-It的合作证明,以华人为代表的本地少数族裔不仅愿意回收,而且做得很棒——我们需要的,只是一个契机而已。

在对由500名华人消费者组成的小组进行广泛而深入地调研后,我们将营销的重点放在了针对塑料瓶和屋顶型牛奶纸盒的回收上,并着眼于强调Return-It快速回收站地点的便利性。通过创造性整合英文素材,我们在原有作品基础上融汇了中文和粤语文化并进行了二次创作,成功引起了目标客户的共鸣。

除了强调回收能带来的现金奖励,我们还贴心地奉上了各种回收小妙招。而更重要的是,我们成功向大温华人受众传达了这样一个消息:将您手上的空容器拿到Return-It回收站是值得的——这里不用分类,不用排队,轻轻松松就能完成回收,并为BC省环保做出贡献。

效果呢?堪称惊艳!根据我们的调查,此前大温哥华地区只有45%的华人会在Return-It进行回收利用,但这一数字在营销活动进行不到4周后就飙升到66%!此外,我们充满创意的作品在各大社交媒体平台上收到了大量的点赞、转发和评论,营销活动完成度比KPI高了两倍还不止!

“这场营销活动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果,并强化了我们的信念——拥有高于平均住房率的少数族裔不仅对回收活动感兴趣,而且还在不断寻求有关环境保护的信息,”Hamazaki Wong市场营销集团客户总监Kelvin Yeung评价到,“我们所做的,不过是提供一个激发积极性的契机而已”。

想了解我们是如何做到的吗?现在就联系我们吧!



  ·生活百科 年轻人持三周600签证来澳洲应该买什么保险?
·汽车 这辆车有什么问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