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华人论坛 加拿大生活信息微笑求死的少年。昨天看的新闻,久久不能平静



在加拿大


和父亲一样成为了杀人者  2012年3月1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岁的马金库歪着头坐在被告席上,嘴角上挂着笑意。  受害者家属的哭声和喧闹似乎很遥远,马金库松弛地倚在凳子上,垂着眼帘做鬼脸、嘟嘴,如同“局外人”一般。面对法官的询问,他偶尔回过神来,陈述说自己和被害人之间并无矛盾,下杀手只是因为“当时很困”。  “希望法官能尽快判决本人死刑立即执行,谢谢!”马金库起身向法官鞠躬请求说。一时间这个囚犯微笑受审的照片如病毒一样传播开来。  网络上风传的这组照片,也让樊守丽得以了解儿子最近的情况。“金库这孩子长胖了。”带着不解的困惑,那是她看到过的马金库最轻松的状态。那画面,总让她想起儿子之前总跟他说的一句话――活着多累啊,死了倒轻松。  对38岁的樊守丽而言,这十几年生活如同一场未醒的噩梦。在她和前夫钱宝生离婚后,儿子判给了前夫。嗜赌如命的前夫在1995年因“几块钱的事”将朋友杀死,不久被枪决。  她还记得,当年一个叫钱忠明的6岁小男孩被带到她面前的样子,黝黑瘦小。来人告诉她,这是她儿子,他父亲已经被枪毙了。离婚后,再也没见过亲生儿子的樊守丽发现孩子斜视并且有些耳聋。她问儿子为什么耳聋,小男孩怯生生地说:“是后妈用扫帚把儿打的。”  在樊守丽的照护下,马金库重新获得了一段安定而有亲情的日子。当时,樊守丽已经改嫁到马家,小男孩便改名叫“马金库”,寓意家财殷实。  在马金库出事以后,樊守丽常常在心里回忆儿子的点点滴滴,试图找出一些蛛丝马迹。“他挺乖的一个孩子啊,怎么就杀人了呢?”每每想到泪眼模糊,却也寻不出个踪迹。在她心里始终都没办法将怯弱的儿子和一件母子被杀案的凶手联系到一起。有时,她心里会侥幸地想“是不是弄错了”。  “妈,你太累了,休息一会儿吧。”从前,看到母亲干家务活辛苦,马金库便常常坐到她身边,将头靠在她腿上跟她说说话。乖巧、懂事,年少的马金库带给他命途辗转的母亲慰藉,也让樊守丽动荡不居的人生有了些依靠感。  不想十六年后,刚满二十岁的马金库成为了和他父亲一样的杀人者。  多余的人  2009年春天,马金库跟随母亲从黑龙江省五常市沙河子镇转移到北京东郊的马各庄。山中小镇沙河子是一个有着河流峡谷、林草丰美的所在,作为旅游地常被宣传为“世外桃源”。  当时,樊守丽已经同马金库的继父离了婚。对生活流离的马金库而言,家庭始终如同漂萍,母亲是事实,而父亲是流水席。亲生父亲留给他“杀人犯儿子”的印记,而马姓继父的冷漠吝啬,则间接掐灭了他的读书梦。  “金库的奖状在家里墙上左一层右一层地贴着,三好学生的、单科优秀的。”樊守丽记得从二年级开始马金库一直是年级第一的成绩,为了矫正他的斜视,她花钱给他配了眼镜。耳膜修复手术在当时需要两万元,对种地为生的家庭而言,这是一个天文数字,治疗便耽搁下来。  等到“小升初”考试,马金库在全市参考学生中排名第50,一举考取了五常市实验中学。然而,在学费的问题上,继父和母亲却发生了争吵。继父觉得花这些钱送马金库去读书不值得,在沙河子中学念也是一样的。樊守丽悄悄地借了6000块钱,将马金库送到了五常,这6000块钱是他三年的学费。  当时马金库的梦想是,像他双胞胎表姐那样考上大学。那是他大舅的女儿。  继父每天忙于田地的劳作,在急剧变化的集镇上,他家的三间低矮的瓦房一直没有什么变化。在马金库逐渐长大的日子里,他始终能感受到在这个家庭中的尴尬,继父一直在意他并非亲生。  马金库念书去后,继父和母亲就爆发了漫长的争吵,电话中听到母亲哭泣的马金库坐不住了。在开学后不久的一天,他打电话给樊守丽,说不行了,在市里读不下去。  其实,在小他13岁的妹妹出生后,早熟的他愈发清晰地意识到自己在这个家中的多余。他变得沉默寡言,对事情也不再感兴趣,努力使得自己在人前不受注意。沉默的马金库将自己敏感的心事藏于心底,这几乎让他不能安坐于教室。  他要退学。  回到家中,这个家庭的贫穷和忙碌又堆到他眼前,他能做的只是跟母亲说说话,逗她开心。几次,他鼓起勇气走到继父跟前响亮地说:“我们做饭吧,妈吃饱了就不烦心了。”得到的回复是,滚一边去。  “读书是他的梦想,也是奢望。”仅仅有一次,他在已经念大三的表姐亚双面前哭得涕泪俱下,他痛苦地承认自己是想念大学的,并答应回老家继续读书。但仅仅半个月后,他又跑了出来。  “妈,你说活着多累,是为了什么呢?”辍学以后,面色忧愁的马金库曾多次问母亲这个问题,这让埋首于生计的樊守丽心里隐隐地不安。  2009年,樊守丽选择了跟丈夫离婚,并将金库带离农村,想着给他找一份工作,马金库或许能早日自立。  拮据的父母,压抑无梦的成长,仓促地将这个少年推向成人的社会。临行前,这个曾经的好学生安慰母亲说,有些老板也没文凭,只要脑子聪明还是可以挣钱的。  速夭的爱情  当马金库和母亲来到北京东郊时,马各庄几乎是一个孤零零的城中村。高房价推动的城市扩张已经逼近这个五环外的村庄,周围几公里范围内的建筑都已经被荡成一片瓦砾。晚风来时,垃圾被吹得满街都是,厕所的墙壁重叠地贴满了治疗性病和人流的广告。飞驰的泥头车卷起扭曲的灰龙,将马各庄整日笼罩在一片灰幕之中。  樊守丽到北京不久后,便又找了一个新的对象,为了让女儿念书,房子就租在马各庄的小学附近。那是一间十平米左右的出租屋,里面摆放着两张床以及一台21英寸的电视机,进门便是床沿。金库、妹妹、外婆、母亲和他新的“继父”都住在这里。  “妈,我饿了,弄点儿啥好吃的。”每当周末,樊守丽从工厂里上班回来,都会听到马金库清脆的声音。在金库小时候父亲赌钱不回家,继母便将他锁在家里,自己回娘家去,小金库“一连两三天吃不上饭”。吃什么,此后成为他的口头禅。  觉得儿子吃苦过多的樊守丽一心想要补偿他,她问马金库想要什么,这个已经对网络有些迷恋的大男孩说,电脑。她便拿出三个月的工资,让他自己去买了一台组装的电脑。此后除了偶尔的零工,马金库的多数时光都是在上网和读书中度过的。  在垃圾和污水弥漫的街巷另一边,当初马金库喜欢租书的盗版书店如今已经搬走,不知所终。只是周围的人还大致记得一个高个戴眼镜的男青年,“喜欢奇幻和武侠小说”。在幽暗逼仄的出租屋中,马金库常常看书到深夜才睡去,常常到第二天正午才一觉醒来。  新组合的家庭,并没有让马金库获得过多的依靠感,母亲和继父忙于工厂上班,妹妹还太小。在这个“新家”中,马金库依然是沉默的一分子,没有谁跟他说话。  在网络虚拟的世界里,马金库却给人留下了开朗活泼的印象。与他相识于一场偷菜游戏的丁冬仍然记得马金库的口头禅――妞儿,给哥乐一个。“偷菜”积分很高的马金库告诉她自己已经25岁,甚至在第二次聊天时向她坦白“爱意”。比马金库大好几岁的她没好气地说,你赚到一个亿我就答应。那头回应道,这不是很简单的事情么。  多方的信息显示,马金库曾有过一场单纯而速夭的爱情。在马金库的有限描述中,这个女孩子是他的初中同学,“善良漂亮”。  在他出事前的时光里,他四处借钱。他曾开口向樊守丽借500块,但樊守丽抠遍口袋却只找到了200块钱。看着母亲递过来的钞票,他顿了一会儿说:“我先把手头的钱借给她吧,这钱你先拿着。”她,就是那个女孩子,当时她的店铺需要钱。  他将借钱给女朋友开店的打算讲给丁冬,并希望获得帮助。“我当时不信任他,也带着一点点醋劲儿吧。”他到处吃了闭门羹。最后,他在老板邵木成那里借到了钱,一次800元,一次500元,双方约定“发工资时扣下”。  在马金库QQ空间中几乎所有的日志图画都和这个女孩有关,在最新一篇也是唯一成文的日志中这个年轻的大男孩写道:“为了你,我可以背叛自己、抛弃自己、失去自己。”  在这份情愫萌发大约四年之后,女孩子因为看不到未来选择了离开他。北京亿达律所的王晓雨是指派给马金库进行法律援助的律师,在会面中马金库清楚地告诉他,“已经没有女朋友了”。  最后的留言  根据北京市公安机关出具的精神鉴定报告,来自小镇的马金库到了首都之后,自杀的念头长时间盘踞他的心头。在QQ空间唯一的自述中,马金库用火星文写道:脸上的微笑麻木到心里,有谁能看到我躲在黑暗里偷偷哭泣。  “他心挺深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在亲属中,表姐圆圆(马金库二姑的女儿)一直是马金库最亲近的人。  2009年年初,樊守丽曾将儿子托关系放到沧州一个汽修厂工作,不久老板就电话给她“赶紧把孩子领走,管不住”。当时,一同上班的年轻人一直拿马金库的斜视和耳聋开涮,自尊心受挫的他就跟这伙人吵了起来。“他把菜刀藏到枕头下面,就想如果再吵起来,就给他们颜色看看。”  到北京之后,马金库开始一直跟着母亲打零工,便时常在一起吃饭。圆圆说,当时亲人们曾一起组了一个饭局,马金库在快到饭点后,找了借口说出去一下。之后,大家怎么也都联系不上他,饭菜都凉了。等圆圆找回家时,却发现马金库在他的床上躺着。  “亲属聚会,大家都会夸奖其他的兄弟姐妹,却不会夸他。”大学已经毕业的亚双说,她能感受到马金库在亲友之间的尴尬,聚会时他总无声无息,如影子一般。  马金库告诉律师王晓雨说,自杀是他一直以来的打算。为此,他特意从网络上买了镇静药三唑仑,希望以一种睡过去的方式死去。后来,这些药品被用于凶案发生当天,他放进了公司员工早餐的粥中。  作为母亲,樊守丽早已对马金库“活着没意思”的念叨脱敏了。2011年5月初,刚领到第一笔工资的马金库高兴地回家了,他拿出200元给母亲,告诉她“想吃什么买什么”。他还将200元塞到并不怎么心疼他的外婆手上,感谢她对他的照顾。甚至,他还花了几十块钱给表姐圆圆买了一瓶香水,“像个大款的样子”。  那段时间,樊守丽感觉到自己肩上的重担仿佛轻了一些,那是马金库做的最长一份工作,“儿子开始挣钱了”。她苦心操持十几年的家,终于有一丝亮光照进来了。她幻想之后家中可以做些生意,将房子盖起来。  约两周后,樊守丽的希望破灭。在经历了命运流离、辍学后晦暗无望以及爱情无疾而终后,她向来沉默少言的儿子将斧头挥向了老板的儿媳和两岁半的孙子,这天是2011年5月22日。  唯一一次见面是2011年10月8日,当时马金库在北京市强制治疗管理处司法鉴定中心做精神病鉴定,她赶过去看儿子。鉴定显示,马金库一切正常。三个多月没见,她发现儿子比之前在家时变得白胖一些了。  当她看到儿子被铐住的双手时,泪珠便滚了下来。当时,表情木然的马金库用力靠进母亲拥抱的双手,贴着他哭成泪人的母亲耳畔,缓缓地只说了一句:“看淡漠点儿吧,活着多累,别那么拼了。” 搬运工马金库因不满老板娘让他帮忙照看孩子,持斧子将她及其2岁儿子砍死。 回溯马金库的20个春秋,可以复盘一个典型的充满失望与绝望的人生。“活着太难,且没有意义。”恰此一念,让他看轻自己、也看轻别人的性命。  下毒  杀人的这一天清早,晨光微熏。马金库醒来后感到头有些昏昏沉沉的。  这天是2011年5月22日,星期天,是他所在北京尚德玉成商贸公司规定的休息日。之前的六天,作为搬运工,他每天都要跟车出去一两趟,往北京市区的各个商场送公司的副食品,重复着搬起放下的律动。他的作息常是,白天在繁华的CBD送货,而晚上则回到市区东郊公司所在的马各庄休息。公司有了里外两个院儿,老板给马金库安排一个上下床的下铺,方便他吃住。  与市区的流光溢彩不同,马各庄是一个黯淡的所在。面临拆迁的马各庄到处都是废弃的厂房,短墙上的电线几乎快要垂到行人的头顶,坑坑洼洼的道路上污水漫溢,垃圾逐风。  本来每周六马金库都会回到同在马各庄的家里住一宿,但昨晚他喝酒了。买醉前,他跟表姐亚双通了电话,告诉她“活着没啥意思”。这电话令亚双有些惊讶,“几乎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给我电话”。她告诉马金库自己快要结婚了,希望他到济南参加婚礼。  电话那头很开心地答应了,但转念又说:“姐,我身份证丢了坐不了车,好烦啊。”亚双安慰表弟说,重新办了就好,男子汉打起精神来。  陪马金库喝酒的,是老板的女儿邵文。邵文事后回忆,5月21日晚8点左右马金库提出想请她喝酒,邵文看着他忧愁的样子就答应了。邵文给了他酒钱。马金库到公司门口的小卖铺提回4瓶啤酒。三个月前来到这家公司后,马金库和开朗的邵文一直话比较多。虽然到北京快三年了,他并没有什么朋友。  “酒喝了一半,我就离开了,想他觉得没意思会自己走。”喝酒过程中,邵文借口自己有事离开。之后马金库摇晃着酒瓶,将剩下的酒带到自己的屋内。喝到凌晨四点,马金库抵挡不住困倦躺倒在自己凌乱的钢架床上睡去,他想等天亮之后回家。  5月22日早晨五点半刚过,做饭的赵老头就看到马金库已经起床了。  “他拿着白色缸子盛了稀饭,又倒回,弄了好几次。”赵老头就说他不好好弄,马金库回答说“太热”,盛了一些便走了。早晨七点,郑州来了一车烤麸,总计600袋,每袋5公斤。老板邵木成也起床了。  邵木成拦住正准备离开的马金库,希望他留下来卸货。“把你的表姐夫也叫过来帮忙吧。”马金库的表姐夫也是公司里的司机,平时遇到周末也给公司加班,挣些额外的加班费。  拨通电话后,马金库走到一边。他烦躁地跟表姐说,让姐夫别来了,“一大车货需要卸下,我想回去睡觉也睡不成”。挂断电话他告诉邵木成说,表姐夫去别的地方干活,来不了啦。  住在院子没回家的几个工人便开始七手八脚地卸货。邵木成的小孙子迈迈,戴着长命的金锁,在忙乱的大人之间穿梭,咿咿呀呀地闹着。  八点,赵老头说早饭做好时,货刚卸了一小半。饿透的大家便围坐在一起吃饭,闹着减肥的邵文只喝了一点,邵木成的儿媳妇小平吃了些剩菜没喝粥。作为一个家族企业,儿媳小平是邵木成培养的厂子接班人,他甚至送她上了北京师范大学的函授班,这个刚过三十的女子,平和文静,不多话。  “你看老头不行啦。”吃饭后不久,邵木成感到头昏便想蹲下,结果一骨碌倒在地上。之后,其他几个年事稍高的人也都感到恶心、头晕。  事后,赵老头回想起来,这“蒙汗药”可能就是马金库在来回倒稀饭时放置的。而马金库也承认,当时自己特别困倦,就想将二三十片三唑仑(镇静剂)放到粥里,让大家都睡了,他也好回家睡觉。  瞌睡者  那些三唑仑本是马金库打算自己自杀用的,他厌烦这重复的负重和没盼头的日子,那阵子他总感到瞌睡难捱。在后来的庭审中,他说自己早已看透生活,“没什么意思”。  一连几人忽然晕厥让大伙儿慌了神,邵文赶紧开车将父亲送到附近楼梓庄的医院救治。临走时,她交代马金库,让他找两个人把剩下的货卸下来。马金库说,好。大门打开,车便走了。  小平也请来了厂子附近的马广福医生给其他两位老人瞧瞧,当时俩老头都脚下打颤。老医生估计是食物中毒,就安排输液。马金库站在旁边看着他,扎针、调节点滴的频度。  这是马医生第一次注意马金库,瘦高的个子,穿着长袖格子衫和蓝色牛仔裤。“他阴死阳活,无精打采的样子,像是喝了酒。”他便问马金库需不需要输液。马金库细声细气地说:“输啥嘞,我没事儿。”  看着医生忙进忙出,马金库有一遭没一遭地问着,用啥做解药,这些人救得过来么,云云。马医生忙完,嘱咐这个戴眼镜的大男孩帮着看一下病人,一瓶点滴完后叫他。之后,马金库一边看着两个老头,一边请了两个零工,将剩下的货品全部卸下。  等到邵文开车回厂子的时候,马金库和两个工人都坐在门口歇气。她付了两人的工资。马金库走过来,想让她带他去玩儿,因为吃了粥而困倦的邵文并没有理睬他。  初夏的日头已经有些毒了,照得人昏沉沉的。中午一点时,马医生再次到厂里复查病人,这次他只看到了马金库,“蔫蔫地站在那里”。他看四下无人,就又叮嘱马金库说看好病人。  下午三点左右,醒来的邵文来到父亲的办公室,发现马金库正在嫂子小平的电脑上玩。“那台电脑的密码我都不知道,不知道他怎么打开的。”马金库从眼镜的上方瞅见邵文,敏感地站了起来,脸红一笑。邵文看到他在,便又回房去睡觉了。  之前马金库总喜欢在文员巴新华的电脑上聊天、玩游戏,“常常到深夜不睡觉”。小平后来就给文员那台电脑设了密码,马金库便在工作时断了与虚拟世界的联系。  之后,文员巴新华被小平叫到办公室帮忙。马金库看到后怒声对她说,周日你不回家休息,跑到公司做什么,弄得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告诉巴新华,不想干这份工作了。  不一会儿,他拿来一瓶可乐饮料逗正在玩耍的迈迈,并倒在一次性杯中给他喝。小孩调皮,就想用瓶盖喝,他便将杯中的可乐放在巴新华的桌子上。马金库将小孩带走之后,巴新华看到桌上杯中的可乐觉得可惜,便兀自喝下。不久,她觉得一阵浓重的困意袭来,便回家睡觉了。  马金库后来解释说,他当时困得不行,就想把三唑仑放在可乐里让孩子喝了也睡着,他便可以回家睡觉了。 杀机  “他不喜欢这个幸福的小孩子。”邵文说,几乎每个人都给小迈迈买过东西,而马金库有次买苹果遇到小孩子问他要,“叔叔叔叔”叫个不停,马金库并没有理会他。  “小迈迈这么点儿,就有这么多人疼他。”在日常的工作时,看到老板孙子的玩乐身影的马金库总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在这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不点身上,照映出他辛酸的童年往事。后母的暴力、继父的冷脸,等等。  偶尔有人问起他的爸妈,他回答简略而不耐烦。我爸,小时候枪毙了;我妈,又嫁了新一门。那平静的神情,令很多同事在震惊之余,也对他抱有一丝同情。但他似乎并不需要。  晚上九点,一直照顾公公的小平从医院开着车回到了厂子里,换邵文照顾她父亲。由于喝了马金库给的可乐,小迈迈在车里吐得到处都是。为了洗车,小平带着马金库将孩子送到马广福医生家,那里有马医生的三个外孙,小孩子可以一起闹腾。  马医生当时看到马金库就在门口,手里拿着一袋儿伊利牛奶,掂来掂去。过了二十分钟,马金库又到他家说,迈迈你妈让我抱你回去,马医生便跟他一起到了厂里看病人。  巷子里,被白天太阳烤温的气流开始冷却。粗粝的音乐和几处霓虹透过街巷传进透着微光的出租屋和厂房,路上弥漫着令人既烦躁又兴奋的味道,那是燃烧垃圾的焦糊味混合着烈酒的甜味。  小迈迈牵着老医生的手一步一蹦地到了里院,去看两个生病的老头。医生看完,便走出院子回家。而此时,除了马金库,所有在厂子里的工人都已经沉沉睡去。根据马金库事后的供述,当时正在洗刷的小平,就让他帮忙修灯,哄一下正在调皮的孩子。两天里只休息了两个小时马金库困倦不已,一副赌气不愿的样子。  “你是打工的,让你哄你就哄。”忙累了一天,平日里性情温和的小平有些烦躁地说着,抬头看了一眼发着无名火的马金库。  已经无法准确还原马金库当时的心理动因,但包括律师、马金库的亲属在内的人们事后推测,应是“打工的”一语,让这个敏感的搬运工联想起自己压抑、卑微的生活。  马金库在接受审讯时提供的细节是:他抄起斧头向这个女人砍去,怒不可遏地要教训教训她。“杀人啦,杀人啦!”女人仿佛一头受到惊吓的幼兽,茫然地大喊着,小孩子的哭声也尖利地掺杂进来,院内的犬吠随之而起。马金库一闭眼,砍了上去。  一下、两下……女人和孩子都被砍倒在地,血渍溅到走道白色的墙壁上。“为什么,为什么……”女人的声音越来越微弱,杀人者将她拖拽停顿了四个地方,在二十多下声响之后,斧柄断了。为了羞辱,杀人者又将女子的裤子扯下,“谁让她吓我的”。  院里终于静了下来,只剩下四条猛犬的吠声如同鼓槌打在墙壁上。马各庄的夜晚沉闷如漆黑不透风的锅底。

评论
回复: 微笑求死的少年。昨天看的新闻,久久不能平静看来逸豫蜂姐一庐春秋们都要好好学习学习 雇人还是雇自傲的人比雇自卑的更保险一些

评论
移民科幻小说《种秧帝国崛起之后》弘扬主旋律传播正能量的饥饿游戏版《红旗颂》回复: 微笑求死的少年。昨天看的新闻,久久不能平静夺去两条性命,是无法开脱的罪行。 但是看看这个20岁的少年走过的路,还是很让人心酸的。父亲犯罪,家庭破裂。被后妈用扫帚把打聋了耳朵。曾经是年级第一名,三好生,奖状贴满墙。继父不愿供养上大学,辍学打工。因为耳聋被人嘲笑。。。。 如果当初他被后妈虐待时候,能有儿童福利机构接管。。。如果他上大学能贷款。。。如果耳聋有钱治疗。。。如果事发当天他不是两天只休息了两个小时。。。 当然这都是可笑的wishful thinking, 但是还是忍不住想一想。。。

评论
回复: 微笑求死的少年。昨天看的新闻,久久不能平静所以,别见者怂人搂不住火

评论
回复: 微笑求死的少年。昨天看的新闻,久久不能平静但是看看这个20岁的少年走过的路,还是很让人心酸的。父亲犯罪,家庭破裂。被后妈用扫帚把打聋了耳朵。曾经是年级第一名,三好生,奖状贴满墙。继父不愿供养上大学,辍学打工。因为耳聋被人嘲笑。。。。点击展开...所以还是毛委员管理动物园的方法英明:兔子和兔子关在一起,乌龟和乌龟住在一块。没有攀比也就没有痛苦,社会也就和谐了 曾经是年级第一名,三好生,奖状贴满墙点击展开...中国的教育制度很搞笑

评论
移民科幻小说《种秧帝国崛起之后》弘扬主旋律传播正能量的饥饿游戏版《红旗颂》回复: 微笑求死的少年。昨天看的新闻,久久不能平静 案件中的受害者。真的很可怜。。。想起了倒在杨 佳刀下的几个年轻人,还有前段被杀害的那个风华正茂的医生。。。他们都是无辜的。但是,这个社会是个整体,如果有人过的很不开心的话,危险也许就在身边,无论你的个人奋斗多么成功。

评论
回复: 微笑求死的少年。昨天看的新闻,久久不能平静看来逸豫蜂姐一庐春秋们都要好好学习学习 雇人还是雇自傲的人比雇自卑的更保险一些点击展开...听楼上的意思,在下又能找着短工做了

评论
回复: 微笑求死的少年。昨天看的新闻,久久不能平静 案件中的受害者。真的很可怜。。。想起了倒在杨 佳刀下的几个年轻人,还有前段被杀害的那个风华正茂的医生。。。他们都是无辜的。但是,这个社会是个整体,如果有人过的很不开心的话,危险也许就在身边,无论你的个人奋斗多么成功。点击展开...这样的事情只会越来越多,没有为什么

评论
最新2012年7月后中英对照DiscoverCanada加拿大入籍考试指南,与最新官网音频同步http://forum.iask.ca/showthread.php?t=592263听楼上的意思,在下又能找着短工做了点击展开...一分钱一分货,高档商品不是在地摊上能买得到的 俺不过是替逸豫蜂姐们丫丫一下,精神胜利法

评论
移民科幻小说《种秧帝国崛起之后》弘扬主旋律传播正能量的饥饿游戏版《红旗颂》但是,这个社会是个整体,如果有人过的很不开心的话,危险也许就在身边,无论你的个人奋斗多么成功。点击展开...Jason Kenney: 所以要加强户口管理,防止“低素质”的移民加入俺们的社会...

评论
移民科幻小说《种秧帝国崛起之后》弘扬主旋律传播正能量的饥饿游戏版《红旗颂》回复: 微笑求死的少年。昨天看的新闻,久久不能平静悲剧

评论
感谢生命中的一切人和事,无论好与坏,无论对与错,无论爱与恨,施予的都是收获 如果有人过的很不开心的话点击展开...老珀:大家不要骂Jason嘛!当年你们要来,我们让你们来;可来了你们又不开心;关键是我们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你们开心....既然这样,还是别来了--让你们现在在离我们一万公里开外一时不开心,总比将来在我们身边一辈子不开心要人道一些,也安全一些...

评论
移民科幻小说《种秧帝国崛起之后》弘扬主旋律传播正能量的饥饿游戏版《红旗颂》老珀:大家不要骂Jason嘛!当年你们要来,我们让你们来;可来了你们又不开心;关键是我们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你们开心....既然这样,还是别来了--让你们现在在离我们一万公里开外一时不开心,总比将来在我们身边一辈子不开心要人道一些,也安全一些...点击展开...

评论
回复: 微笑求死的少年。昨天看的新闻,久久不能平静老珀:大家不要骂Jason嘛!当年你们要来,我们让你们来;可来了你们又不开心;关键是我们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你们开心....既然这样,还是别来了--让你们现在在离我们一万公里开外一时不开心,总比将来在我们身边一辈子不开心要人道一些,也安全一些...点击展开...这。。。。。。。实在是太搞了吧!

评论
回复: 微笑求死的少年。昨天看的新闻,久久不能平静 案件中的受害者。真的很可怜。。。想起了倒在杨 佳刀下的几个年轻人,还有前段被杀害的那个风华正茂的医生。。。他们都是无辜的。但是,这个社会是个整体,如果有人过的很不开心的话,危险也许就在身边,无论你的个人奋斗多么成功。点击展开...倒在杨 佳下刀下的不是年青人,而且真正杀死他们的,是他们的警察同事。不知道当年毒打羞辱杨家的那些人民警察现在是不是会后悔

评论
11.10.27 Montréal 13.3.27 niveau désiré atteint.Day0:长灯惊险通关记:+3m我的法语学习方法-单词篇+17m:17个月,我强化法语学习阶段结束了+20m,ma carrière,c'est bien parti.回复: 微笑求死的少年。昨天看的新闻,久久不能平静只说一点,此人法庭上的表现至少算爷们。鄙视那种动手时穷凶极恶,等上法庭时痛哭流涕,连连道歉,祈求原谅,请求给予改过自新机会的怂蛋。做了就是做了,做之前就应该想好后果~后过来时就应该坦然面对~

评论
玩刀的录音师回复: 微笑求死的少年。昨天看的新闻,久久不能平静人类因自私疯狂而互相残杀至地球末日提前到来中。。。。

评论
回复: 微笑求死的少年。昨天看的新闻,久久不能平静老珀:大家不要骂Jason嘛!当年你们要来,我们让你们来;可来了你们又不开心;关键是我们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你们开心....既然这样,还是别来了--让你们现在在离我们一万公里开外一时不开心,总比将来在我们身边一辈子不开心要人道一些,也安全一些...点击展开...

评论
回复: 微笑求死的少年。昨天看的新闻,久久不能平静有很多话想说,但最终,我选了不评价

评论
几乎忘了,我是来学习的。回复: 微笑求死的少年。昨天看的新闻,久久不能平静其实罪犯心理是极度紧张/恐慌,这种人在执行的时候,基本是大小便失禁。最淡定的是那种面无表情/呼吸正常的“罪犯”,用“”是因为他们是政治犯,不过也是较少部分。对于上面的马某,我---一个佛教徒,根本不会表示同情。这种人那个社会/时代都有。反而敬佩杨佳,一个敢于向黑社会反抗的豪侠,他也应该问斩,因为他也用法过渡。但人们会在他临走前,灌一碗酒。还会给他一支香。说“好汉!18年后又一条汉子”

 ·加拿大新闻 乌克兰战争开启现代海战新模式
·加拿大新闻 赶紧丢掉! 加国最受欢迎早餐食品被紧急召回
·加拿大新闻 家暴 虐猫 出轨 聊骚 强奸…PSU渣男惹怒留学圈
·加拿大新闻 安省与联邦政府达成协议补贴托儿费 却未能解决名额不足问题
·加拿大新闻 我和陈毅的“问题”——文革记忆
·加拿大房产 大多伦多 - Nautique 海滨公寓 伯灵顿市中心 令人叹为观止的无与
·加拿大房产 大多伦多 - Highland Commons【B座】定档5月18日 360度全景无遮拦景观
·加拿大房产 大多伦多 - Gallery Tower
·加拿大房产 加国房价40年来最大偏差 调整在即
·加拿大房产 大多伦多 - 万锦稀缺Freehold镇屋最后机会‼️Victory Green 绝佳En
·加拿大留学移民 驻加中领馆最新:赴华取消这些检测
 ·地产投资 澳洲房产 换总理的好时机?悉尼
·地产投资 澳大利亚房地产只是想知道???悉尼

加拿大生活信息-加拿大

关于多大的life science-求助

华人网求助,看看大家有没有了解的: 温哥华朋友的孩子,今天已经被多大的生命工程录取,但是最后这次的生物IB成绩很一般,请问对最后的录取有没有影响?我只查到对各科分数的平均成 ...

加拿大生活信息-加拿大

公司助理

华人网1:职业素养良好,无不良嗜好,身体健康,无犯罪记录 2:反应能力较强,有责任心具有虚心学习的思想 3:做事情沉稳,具有独立分析和思考能力。 4:基本英语交流无障碍,有工作经 ...

加拿大生活信息-加拿大

今天真不顺

华人网下着雨去邮局邮寄美签申请,结果系统还不工作了 评论 加拿大邮局,百怪千奇,服务理念跟谁比,档次皆如垃圾。 评论 下着雨去邮局邮寄美签申请,结果系统还不工作了 哦,抱抱,安 ...

加拿大生活信息-加拿大

买的T&T排骨是臭的

华人网气死我了. 最近身体不好,星期天去大统华买了煲汤用的猪骨,打算今天在家休息煲猪骨莲藕红萝卜汤.结果今天从冰箱里拿出来打开袋子,味道不对,凑近闻一下,竟然是臭的. 气死我了.还要跑 ...

加拿大生活信息-加拿大

对于香港身份的看法?

华人网简单聊聊,大家对于香港身份的看法,我个人主要是想着子女教育。 评论 香港的小学教材已经靠近大陆教材了 评论 香港,好吃好玩。国际学校也不错,居住环境嘛,不是有钱人就要凑 ...

加拿大生活信息-加拿大

家乡水景

华人网我爱我的家乡,山清水秀,平静美好 学习当地艺术家,亲自磊了石头,亲自拍照,亲自画下来。 还有两个图片见下,是中间步骤图。 ...

他揭开1.6亿中国男人的痛
加拿大生活信息-加拿大

他揭开1.6亿中国男人的痛

华人网原创:一条 今年4月,纪录片《秃然发生》 不动声色地火了。 它是全国首档关注男性脱发的纪录片, 至今已有超过2700万观众收看。 主角何润锋,是一个资深出镜记者, 同时也是一名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