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华人论坛 加拿大新闻寒冬之下被裁员的硅谷人



在加拿大


正值早春,在太平洋彼岸的大湾区,硅谷步入了凛冬。

经济萧条之下,寒意侵袭到了每个人。最近,亚马逊公司再度宣布裁员 9000 人。今年 1 月已经亚马逊裁员 18000人,这基本上意味着将总共解雇 27000 人。

几乎同时,Facebook 母公司 Meta 宣布将裁员万人。去年 11 月 Meta 已经解雇了 1.1万名员工。谷歌、微软也表示,最近将裁员近万人。

一个个数字背后,是一张张面孔。那些被视为高薪、高学历、高科技出身的硅谷员工,仅一夜之间,从高空坠落谷底。

受访者供图

亚马逊中国员工自述

” 一夜之间,我被雷了 “

孙琦君是中国留学生,2018 年从加州大学硕士毕业就进了亚马逊,入职智能产品部门。1月,她罕见地发了一条朋友圈:刚过去冬天确实异常寒冷。是的,一夜之间,我被雷了。

以下是她的自述:

裁员的英文是 “layoff”,音似 ” 雷 “。去年底起,硅谷大量裁员,大家时不时会互问,我们要被 ” 雷 “了吗?身边的空位越来越多,同事对话框不再亮起,我们互相安慰,不会轮到我的。

今年 1月下旬的一天,虽然我知道可能会有大事发生,但觉得自己被雷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一整天,我都在心无杂念地疯狂输出,写邮件、代码,还和中国区同事加班开了例行晚会。

第二天凌晨,我莫名早醒。根据网上沸沸扬扬的 ” 传闻”,我提前了两小时猜到自己被选中。看到裁员名单上,赫然写着自己名字,我脑袋一片空白,照着表格存下了个人资料。

事情太突然,我也没心思想,在几小时内,我没法和那么多同事道别,只好把自己的聊天框状态改成了:Farewell myfriends(再见了朋友们)。不久后,我收到了正式裁员邮件,便安心睡下。

我知道未来一段时间内都不用上班了,睡了个懒觉,醒来后收到无数关心、安慰,以及帮忙的消息。不知为何,我竟跳过了否认、愤怒和恳求的阶段,经历短暂的沮丧过后,就完全接受了这个事实。

被裁了之后,我决定给自己放个大假。我早就想去拉斯维加斯旅行,去看了几次演唱会和脱口秀,还第一次体验了滑雪,零运动细胞和平衡能力的我,居然还自学入门单板滑雪。

为期一个多月的求职开始。幸亏有圈里、圈外的朋友们帮助和关怀,不仅是口头的安慰和鼓励,更有实质性的帮助,推荐,修改简历,准备面试 ……他们让我知道,我不是一个人在面对这个小坎坷,不要浪费时间去怨天尤人或否认自己,而是更专注的一步一个脚印。

如今,我已经入职新公司了,很幸运进入了学生时代就喜欢的 IT公司,还很幸运地跳出自己的舒适圈,希望能一切顺利,也希望把好运分享给正在经历相似挑战的朋友。

回过头看,没躲开的大麻烦,不过就是个小插曲。我找到新工作后,收到了很多祝福,或许正如古话所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图源:新华社

业务衰退、人心惶惶

去和留都是煎熬

今年的硅谷不太平。大厂轮番裁员,经济危机四伏,不安的气氛愈发紧绷。亚马逊、微软、Meta,连被称为 ” 硅谷养老院 “的谷歌也开启裁员时,员工感受到了彻骨的 ” 寒冷 “。

这几天,在亚马逊云计算服务 ( AWS )部门,办公室的告示板上,钉着密密麻麻的通知、文件,有人用黑笔写了一行字,裁员九千人,真有你的!在裁员公告中,云计算服务部门首当其冲。

” 大家都没心情上班了。我们部门业绩不好,终究逃不过的。”李莉告诉潮新闻记者,她所在的亚马逊云计算中心向全球提供云计算服务,在全球各地设有分机构,一度是招人最热的部门,如今却走入衰颓。

上一次裁员犹在眼前,有的部门裁了 40%,有的裁员 20%。李莉说,2月收到短信,要求回到单位上班,之前一直在家远程办公,有人反对但没起作用。今年最忙碌的时候,一天 24 小时待命,手机不能关。

从裁员消息传出,到身边同事离开,工作账号被封锁,不到两天时间,这样 ” 惊心动魄 “的场面,如今屡见不鲜。除了在西雅图的亚马逊总部,还有迪拜、北京的员工被裁,集中在零售、人力资源等部门。

这或许是科技史上最大一次的裁员。在社交平台上,很多人晒出了被裁员、或者身边人被裁的经历,也有人称自己躲过一劫。被裁的人表示 ” 心安”,未被裁的人却很焦虑,现在暂时安全,以后的事还未知。

在去留关头,金钱是绕不开的话题。在职场社交平台上,人们激烈讨论着裁员赔偿金,” 看隔壁家公司,赔偿了 N+6,我们只有 N+3″”从高薪回到零收入,落差太大 “” 家里有老小,房贷还不上 “。

正在最灰暗的低谷期,Meta 的大裁员,很多人表示 ” 并不意外 “。Meta 首席执行官马克 ·扎克伯格屡次表达不满,称公司发展太慢,人员太臃肿,把 2023 年称为 ” 效率年 “, 要削减管理者和表现不佳的项目。

“Meta 可以说是大湾区最卷的公司之一,今年年初以来,因为怕裁员,要提高效率更加卷了。” 曾在 Meta工作的汪畅告诉潮新闻记者。在 Meta 长期加班,内耗严重,面对不靠谱的项目和上司 …… 有人抱怨,在公司整天神经紧绷,离开 Meta反而一身轻松。

3 月中旬,在裁员信中,扎克伯格说道,”在接下来几个月,公司高层将会重组,采用扁平化管理,同时将取消部分优先程度较低的项目,并且缩减招聘团队。”此次裁员将波及管理层、项目团队、招聘团队等多条业务线。

值得注意的是,Meta 去年年底员工数约为 87000 名,随后裁员了 11000 人,现在又裁员 10000 人,约为总人数的23%。这次史无前例的规模,大量非程序员岗位被裁减。

图源:新华社

连续亏损、管理臃肿

科技大厂的 ” 寒冬 “

在硅谷员工眼里,” 提升效率 “” 组织优化 ” 这些冷冰冰的词,无非为了裁员,减少成本,拉高股价,以此讨好华尔街的资本家。

在企业掌舵人眼中,看到的是另一幅图景,此时的阵痛,是调转车头,是刹车降速。

“美国互联网巨头公司都是全球性企业,对经济周期变化非常敏感,在经济变冷时期,通常会采取裁员的手段来缩减成本支出,对抗业绩下降的危机。”中国人工智能学会会员、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告诉记者。

究其原因,无外乎两个,外因和内因。

北京社科院研究员王鹏告诉记者,全球疫情以及区域冲突,经济下行压力大,无论是个人端,还是企业端,外部需求都在减弱。再加上美国通胀、加息,互联网企业估值普遍大幅缩水,那它必然会提质增效。

从内因看,过去十年,硅谷的 ” 巨无霸 “体量不断扩张,员工福利越来越高,却积累了很多大企业的弊端。比如,管理架构变得复杂、臃肿,部分员工开始 ” 躺平 “” 养老”,业绩受到了拖累。

另外,在互联网野蛮生长之际,部分企业决策也存在重大问题,盲目扩张和盲目多元化,导致企业业绩下降,亏损扩大。

” 比如Meta,连续多个季度表现不佳,去年甚至出现营收和净利润双降,广告收入下滑,烧钱的元宇宙项目却没有起色,市场没有爆点,用户并不买单。”王鹏说。

扎克伯格也承认,Meta 去年增长速度大大放缓,因此需要在经济下行的大背景下,缩减公司的运营成本,提高公司财务业绩。去年,Meta报告收入为 1167 亿美元,同比下降 1%,营业利润下降 38%。

同样,电商零售业务下滑,云计算业务增速放缓,亚马逊也遭遇 ” 中年危机 “。2022 年亚马逊年亏损 27亿美元,这是史上最差业绩。

亚马逊首席执行官安迪 ·贾西也表示,裁员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但也是最适合公司长期发展的决定。亚马逊团队会决定未来的重点投资计划,并优先考虑对其客户以及业务长期发展有利的事。

“整体来看,国外互联网企业不景气,是受到经济衰退和企业决策失误等多方面因素影响,企业对疫情、地区局势冲突等的负面影响认识不够,或对新事物发展盲目乐观。”互联网天使投资人郭涛告诉潮新闻记者。

在全球经济增长低迷的大背景下,企业要渡过难关,硅谷这场大裁员,或许只是阵痛与反思的开始。



  ·生活百科 您是否知道在 Harvey Norman Springvale 商店购买的商品不可退货且不
·生活百科 您能推荐一些有用的工具来处理地毯上的污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