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华人论坛 加拿大新闻近5000万学生患抑郁症,是课间不能活动的后果



在加拿大


我国有9500万人罹患抑郁症,其中50%是在校学生。

更闹心的,是评论区依旧有不在少数的人觉得,抑郁症就是吃饱了撑的。

“现在的孩子不能吃苦。”

是,之前确实没有抑郁症,我们一般管它叫中邪、鬼上身和失心疯,文雅一点的还有郁郁而终。

但话说回来,在我的记忆里,“中邪”高发群体并非孩子。

而我上次去北京安定医院做检查,却看到里面站满了学生。

当时一家三口看完病从我身边路过,女儿低头跟妈妈说:“你看吧,我真的有病。”

那个妈妈的回答让我心凉了半截儿:“我看你不上学就什么病都没有了。”

……

是啊,不上学,逃离一个连课间十分钟都不存在的环境,也许可能真的会缓解一点吧。

鸦雀无声的课间十分钟,老生常谈的问题了。

2021年它就已上过热搜。

当时白岩松说,连课间十分钟都很难走出教室的孩子,怎么能支撑篮球、足球冲出亚洲?

现在两年半过去了,足球篮球今日是何成绩大伙都有目共睹,但这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孩子的健康,无论生理还是心理。

腾讯新闻问答的答主@00M是一名高中教师,在她学校的厕所的门上,有学生写着:想死的风还是吹到了x中,我想死,天天都想死。

同样身为老师的另一位答主@我不想上幼儿园说,“好多学生缺乏锻炼,脱发严重,抑郁症每个班都有一两个,白头发比我都多。”

老师很心疼,却又无能为力,当地教育不发达,“再不苦不是更差。”

“我们学生一本上线率25%左右,如此高压的情况下还有逐年下降的趋势。”

不过富贵我对这种高压式学习对提升成绩的帮助性,一直持怀疑态度。

人是有极限的,逼迫到极致的后果就是适得其反。

@我不想上幼儿园也说,学生疲劳上课效果特别差,“都说劳逸结合,现在基本只有劳没有逸了。周末没有,上课要上到周日早上十一点半,周日晚上又回来晚自习,每周只有半天时间调整。”

他们老师都很清楚,再高压,每年的一本率都不会有大的波动。

但学校领导不能放松,只能不停地在上一届的基础上继续高压。

因为“最后考得好还行,如果考不好,上级就会说是不是放松了?是不是做的不够?是不是领导不行?领导的乌纱就不保啦。所以他知道没有效果也要压,何况他还有幻想如果有效果呢。”

在我的印象中,之前虽然也听说过学生压力倍增,但也没到现在这样过载。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连小学生的十分钟玩乐都成了奢侈呢?

答主@就是宇文酱给出了她的答案。

2018年,她所就职的学校来了一个新的校长,走的是衡水模式,“把原先的早上七点半到校,提前到了七点钟,星期六开始补课,美其名曰是课后延时服务。”

学校还创新地开始走精细化管理的路线,每天上课有专门的领导巡视。

结果是管理的越精细,越压抑。

”学生每天在校的时间长达13个半小时,中午也不准回家,必须在学校午休,而且是趴在桌上午休,必须保持绝对安静,不然会被通报批评,平时走廊上也不准学生发出稍微大一点的声音。”

再加上不超过20分钟的吃饭时间,吃个饭跟逃荒一样,多少学生在飞奔中患上了肠胃炎。

仿佛一个大监狱。

回想一下,虽然说我们80后的童年有诸多不如意,可是那些课下的每一个瞬间都是那么美好。

那些口口声声说自己比现在孩子苦多了的家伙,扪心自问,年少的自己在其中能坚持几天?

中小学生有很强的可塑性,十年光阴,他们是成长为清新质朴、刚健直率的少年男女,还是变成畏缩不前、糊弄规则、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小大人,和校园生活息息相关。

他们现在在经历什么日子?

身在河北的答主@Mr.刑的回答触目惊心:

“睡眠严重不足,高度压抑、单调、重复、乏味的日常,每天高强度KPI重复考核,每天在20cm—5m之间的目视距离,每周日照时间不足3个小时;

十七八岁的年纪长时间静坐,身材走形,虚胖,女生月经不调,男生前列腺炎情况时有发生。”

精神状态,更是不容乐观:

“同学之间没有友谊,没有共同回忆,没有时间玩耍社交,你和同桌只是高考的竞争对手;师生之间也没有感情,他的KPI需要通过我们的KPI来实现。

单一指标竞争状态下,一眼看去都是没有情感、没有情趣、没有人格的工具。大部分眼神是呆滞的,没有光。”

按照等量关系,一方的变化都会引起另一方相应的变化。

学生痛苦加剧,总会有人快乐加倍吧?

老师吗?

@我不想上幼儿园说,他们的工作早就超负荷,老师没有周末,法定假期基本全是上课,“社会上都认为老师补课肯定是为钱,可公立学校早就不多收学生一分钱了。”

也就“高三有点超课时津贴,每节课五六块,每个月三四百,而且还经常拖欠不发的。”

更让他们闹心的还有部分家长。

要么是“只要孩子成绩好,我什么都可以放下,只要孩子成绩好,我可以付出一切代价。”

要么是“我孩子不能在学校受到一点磕碰,天呐他居然在玩萝卜刀老师你快去管管不管我就来闹。”

配合上学校怕惹事,又要升学率,这一切的压力都传导给了老师,他们能怎么办?只能压住学生的天性,即使课间十分钟也不让他们自由活动,多做多错不做不错。

这个死循环下甚至没有几个赢家,层层传导的压力链条下的每一个人都收获了痛苦,却没获得多少收益。

<

p style=”text-align:center;”>

身为高中老师的答主@00M说,她唯一欣慰的是,高考结束后,原来天天愁眉苦脸的学生,再回学校来时,精气神就完全变了。

“脸上明显的笑意,以前见到老师都是绕道走的,现在见到老师就是主动问好,胆子也大了,什么话题都能聊了。

压力消失后,孩子们露出了本来的面貌。”

可这时候,还来得及吗?

在最需要吵闹的年纪,他们已经失去了吵闹的权利。

这些缺失所造成的痕迹,很可能会跟随他们一辈子。

我不奢求他们能无忧无虑,但求课间十分钟能够跑出教室。

学校下课铃响以后,校园里充满着沸腾的喧哗声,孩子们追跑打闹,释放天性。

我认为这才是正常的校园生活。



 ·加拿大留学移民 收到本月下旬在线入籍OATH通知邮件,枫叶卡没找到,怎么办,请
 ·中文新闻 秘密“Project 2040”视频揭露了阿尔博的宿敌计划,该计划可能使
·中文新闻 萨默塞特湖:快艇倾覆后,警察潜水员从昆士兰水道打捞尸体,

早上出门倒垃圾突被袭击(图)
加拿大新闻-加拿大

早上出门倒垃圾突被袭击(图)

华人网受伤的邦尼特。 安省一名女长者被一只恶仃唭击,涉事恶犬的主人被法庭指控罪名,或将被罚款1万元并监禁半年。 75岁的邦尼特(Chris Bonnett)是诺福克县(Norfolk County)居民,本月1日 ...

空置睡房于Airbnb平台放租(图)
加拿大新闻-加拿大

空置睡房于Airbnb平台放租(图)

华人网多伦多一名共管柏文单位的业主,试图将其位于市中心(图)的一间空置睡房在短期民宿租赁平台Airbnb上出租。然而,基于单词缩写等原因,她在Airbnb的房源地址与在多伦多市政府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