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华人论坛 加拿大新闻【访谈】评昔日同窗李克强,李少民:仅仅说过几句实话的总理



在加拿大


“最终,李克强是一个坚决的、忠诚的共产党员,我们不要忘了这一点”

新华社图片。11月2日,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中国前总理李克强遗孀程虹与国家主席习近平握手。附近聚集了成千上万赶来悼念的人。

照片:AP / Xie Huanchi

Yan Liang

11月2日(蒙特利尔)

回忆起大学时期的同窗好友、刚去世的前中国国家总理李克强,美国欧道明大学(Old Dominion University)管理学系的李少民教授唏嘘不已。

两人同属77级,同在北京大学读书,又因为在学生会共事而成为好友。四十多年过去,昔日好友早已各奔前程。当年要好的几个同学中,有人高升,有人入狱、流亡。

而10月27号(上周五),传来刚刚卸任的李克强忽然去世的消息,李少民非常震惊错愕。

我最初是收到一位朋友的消息,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这肯定是假消息啊。当然很快,这个消息就确认了。当时,第一感觉就是,不敢相信,真的不敢相信,这是不可能的事情。确认以后,我还是觉得,这怎么可能啊,感觉自己转不过弯儿来。就在想,这怎么回事儿啊?想象我们同学一场,当时也是好朋友,非常悲哀。

引自李少民

而今天(11月2日)是李克强遗体火化的日子。

在与加广中文的访谈中,李少民教授讲述了他记忆中学生时代的李克强,分析了后来作为总理的李克强、和中国所谓的改革派,以及他父亲李洪林带来的影响。

更多细节,欢迎收看加广YouTube频道:

大学时期的李克强:勤奋、超前、悟性好

李少民:我们确实一度很接近。但是我首先要说,人生是分很多阶段的,李克强的变化就更大了。我认识的李克强是大学时候的李克强。后来,他当了中共的领导人之后,那是另一个李克强了。

我们都是77届,就是毛泽东死后,中国第一年恢复高考。我们都考上了,而且是上了北京大学。我是经济系的,他是法律系的。

北大有学生会,官方组织的,李克强在学生会里非常活跃,他是学生会的干部。他和我们的另一个朋友张玮都是学生里的佼佼者,很出色。

我个人属于对政治没有兴趣。当然,中国当时年轻人都在说进步,要求进步。

而我进学生会是因为那里有个美术组。我从小喜欢画画,文革的时候更是拼命的画。那时候,会画画有出路,可以去当美术兵,不用下乡。还记得我当场画了一幅素描,我的功力还是很好的,一下子把全场震住了,我就成了美术组的组长。

成了学生会的干部之后,认识了李克强。我们进校的时候,1978年和1979年是中国思想界和理论界最活跃的时候,因为文革刚刚结束,76年毛泽东去世,给中国留下了一个烂摊子,政治混乱,很多人被杀死受牵连,经济一塌糊涂。共产党也觉得这不行了,得改改。但怎么改呢?它也不知道,于是就开始解放思想。

我和李克强认识了之后,一拍即合,就常常一起聊天,很谈得来。

我对他印象最深的就是,他非常用功,读了很多书。我说,你怎么这么能读书啊?

记得他给我讲约翰.洛克(John Locke),英国哲学家,自由主义私有产权的鼻祖。李克强那时候告诉我,私有财产是人身的一部分,就像人的胳膊和腿一样,你不能把人家的胳膊和腿切掉,你怎么能拿人的私有财产呢。那个时候,这个想法其实是非常超前的。

当然,那个时候,李克强已经是非常地想当官 —— 我这么说没有贬义,就是想进步。

当时,大学里大多数的人对仕途没有什么兴趣,就知道英文重要,都玩命学英语,李克强的英语也是很好的。

而且,那时大学老师的知识就是马克思主义,和世界是完全脱轨的。很多有志向的同学都不去听课了,就是把英语学好,把数学学好,我后来发现,出国以后,这两样都用得上。

还有,李克强的悟性是非常好的。我给你举个例子,有一次我去他的宿舍,一进屋看到他床上有个两个喇叭的收录机。要知道,这在当时是很罕见的。而且,我一看,他听的是贝多芬的交响乐,在七零年代末,西方古典音乐,在北京都是很少见的。

李克强说,以前没有听过,但一听之下,觉得震撼,觉得这就是给我写的 —— 当时听到这句话,我也非常震撼,四十多年了,一直记得。

六人行终分道扬镳

李少民:大学时代,我们六位同学有一个跨学科的学习小组,认为跨学科才能了解世界的未来走向,包括了李克强是法律系的,我和同班同学张炜经济系的,王军涛,也就是现在中国民主运动的一位领袖人物,他是核物理系的,还有两位是物理系的是王康懋和数学系的周青。

(大学毕业之后)大家都走了不同的路。张炜和李克强是其中的佼佼者,也是非常有代表性的两个人。

大学毕业,李克强留校当了团委书记,后来去了团中央。张炜去了天津开发区做总指挥。

但是,在六四的问题上,开始分化了。

张炜是公开反对军队镇压,他被软禁了。之后,他逃离了中国,在哈佛、牛津一路读书,还在剑桥教书,最后在香港,成为大公司总裁,算是很成功的。但是,到现在为止,中共还是不让他回家探亲。

王军涛八零年代是意见领袖,他因为六四被抓,成为了黑手,被迫流亡美国。他在哥伦比亚大学念了政治学博士,他也不能回国。

所以,这几位都是很出色的。但我们这几个人不是成了高官,就是成了囚犯,被流放。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与中国前总理李克强会面讨论。

照片:Reuters / Thomas Peter

李克强:仅说了几句真话的总理

李少民:我觉得,作为总理,第一,李克强的良知没有泯灭,没有消失,在那样一个制度里面,算是相当清廉的一个高官,也确实是想给中国的老百姓做些事情。

当然,我要说,我们虽然之前是不错的同学,但是他后来仕途上升,已经不联系了。我这个分析,也是根据媒体和公开的一些信息。

仔细分析,在习李这个体系当中,和以前几任书记总理的搭档很不一样,因为习是非常极权的,权力很大。一开始他就成立了几个小组,把国务院架空了,李克强就没法做事情了。

在中国共产党体系中,外人是不能参与,但内部是有讨论的。中国政治体系中,原来总书记和总理各自有分工,有一定的制衡,这是大家不成文的规定。但习近平一上来,大权独揽,把这个制衡打破了。

在这十年里,李克强没有什么实权,处处掣肘,而且,他也是谨小慎微。做不了什么事情。

到现在,人们讨论李克强的政绩,其实就是那几句话而已。一句话是,他说,中国现在有六亿人收入在一千元以下——这不是政绩,这是句实话。还有就是,人在做,天在看、长江黄河的水不能倒流,但这就是他的政绩了?

当然,这几句话特别得民心,这也是我特别佩服李克强的地方,他想事情想得非常清楚,这几句话他绝对不是随口说出来的,是他经过思考,慎重说出来的话。

李少民在去年的漫画作品,描述李克强与习近平在疫情期的不同态度。

照片:Radio-Canada / 李少民教授提供

中国的改革派:知道自己的目标是什么吗?

李少民:李克强之死还是令我很感慨,李克强恐怕自己都没有料到,中国会变成这样的制度。没有想到,现在几乎是一觉睡醒,回到了改革前。

中国就是个大监狱,活着都不敢说话,所以,李克强现在真是自由了。这是很大的一个历史事件,李克强用他的生命让老百姓去想这个制度,这可能是他最大的贡献,比他十年总理的贡献都大,很悲哀。

但关键在于,共产党内部并没有想明白,改革的目的是什么。如果说,习近平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坚持共产党永远执政,坚持永远一党执政。他说不忘初心,实际上指的是共产主义的初心,但共产主义这个词他可能说不出口了,所以就说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是要统治世界,包括私企,都要围绕着党的核心来工作,不然就把你踢出局。

那中国的所谓改革是什么?共产党改革派的目的是什么?完全不清楚。

比如说,李克强的目的是什么?他说了,要市场起作用政府小作用,那你看看西方社会,政府小市场大,你看看他敢不敢要,我看他不敢要。再比如说,要守法。那么法能不能比党大,法能不能独立,能不能是一个国家最高的权力,任何其他势力都在它之下?李克强这个学法律的人,我看他不能答应。那么,你的目的是什么?

所以,他讲市场啊,要和西方搞好关系,这些模模糊糊的事情,老百姓很爱听。

最终,李克强是一个坚决的忠诚的共产党员,我们不要忘了这一点,如果谁违反了党领导一切这个原则,党会毫不留情把你抛弃。他知道这个原则,在这个原则下,可能他更人文一点,更自由化一点

所以,他这个长江黄河的水不会倒流,很好听,但是改革已经完了,已经是一句空话了 —— 而且共产党哪怕最保守的,也不会承认自己反改革的。

现在看到说,李克强的贡献不是重要的,是否值得纪念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为什么老百姓上街,上街要做什么?或者是说,不是死去的有多么好,而是活着的有多么糟。

但我们还要记住,现在的共产党也不一样了,人群也不一样了,比如说,现在有中产,有业主,而共产党的控制手段也今非昔比,还有高科技,民众非常难真正的上街了。

(李少民教授的YouTube频道:介绍自己的畅销作品《中国的举国大公司崛起》(The Rise of China, Inc.)(新窗口)

父亲李洪林的影响

李少民:我的父亲李洪林,在中国1979年的思想解放运动上确实是起了先锋作用的。他曾在《读书》创刊号上发表的《读书无禁区》,当时就像是在黑暗中亮了一个火花,让大家讨论。

他还写过一篇《领袖与人民》,当中一句名言就是不是人民应该终于领袖,而是领袖应该终于人民

文革时期,辽宁的张志新,就因为说领袖也可以批评,而被割喉枪毙了。人们就拿着这篇文章给她平反。我父亲后来收过一摞这样的信,他把信都转给了邓小平,邓小平转给了胡耀邦。胡耀邦雷利风行,有两百多因恶毒攻击领袖罪的人,后来得到了平反。

李克强也是很崇拜我父亲的。1985年,我回国,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李克强。我们一起吃饭聊天,他第一句话就说,你爸爸不得了,大闹中宣部。

这是因为,胡耀邦把我父亲升为中宣部的理论局局长,胡耀邦后来升任党总书记,中宣部来了保守派的邓力群,邓力群一来就整肃我父亲,我父亲和邓力群据理力争,就成了这个传闻。

我想,我小时候,就是受到这些影响了。而且,我感觉,我肯定不是当官的,也当不了。

到了2002年,我在国内曾经被捕,罪名是危害国家安全。我估计是和我曾经写过支持台湾的文章有关系。我被关了五个月之后,因为国际舆论很大,获释。

不过,近年来,我觉得,还是要说话。我看那本书《红色轮盘》。在扉页上,他引用了范仲淹的一句话: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这句话给我很大的震撼,我们这代人,你想,李克强比我大一岁,他已经走了,我们也老了,一辈子都不敢说话儿,活着多没劲。而且,我已经在一个自由的世界了,为什么还要自我审查?当然,我说的话,主要还是体现在我的研究上,根据事实,还是要说话。

尚未进入北大的李少民与父亲李洪林。

照片:Radio-Canada / 李少民提供

(本文仅代表嘉宾观点,不代表本台立场)

Début du widget Widget. Passer le widget ?

Fin du widget Widget. Retourner au début du widget ?Début du widget Widget. Passer le widget ?

Fin du widget Widget. Retourner au début du widget ?Yan Liang文章来源于RCI:访谈评昔日同窗李克强,李少民:仅仅说过几句实话的总理



  ·生活百科 两个建行手机号码不一致,建行APP无法使用。
·汽车 司机可能被救护车分心了。

早上出门倒垃圾突被袭击(图)
加拿大新闻-加拿大

早上出门倒垃圾突被袭击(图)

华人网受伤的邦尼特。 安省一名女长者被一只恶仃唭击,涉事恶犬的主人被法庭指控罪名,或将被罚款1万元并监禁半年。 75岁的邦尼特(Chris Bonnett)是诺福克县(Norfolk County)居民,本月1日 ...

空置睡房于Airbnb平台放租(图)
加拿大新闻-加拿大

空置睡房于Airbnb平台放租(图)

华人网多伦多一名共管柏文单位的业主,试图将其位于市中心(图)的一间空置睡房在短期民宿租赁平台Airbnb上出租。然而,基于单词缩写等原因,她在Airbnb的房源地址与在多伦多市政府注册 ...